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文学艺术 > 生活写真

我爷爷

汉文1501班 凌芮
   我爷爷,一个土生土长在农村的“倔老头”,剃着个光头,头顶上还不经意冒出些碎白头发,远远望去,好似头顶着一头高粱花,在阳光的照耀下还不时闪现着点亮光,亮晶晶的引人注目。他上唇的胡子看起来又有些和善,松软,灰白,末端还带着点焦黄。眉毛长的浓密但却不太规矩,在岁月的考量下也泛起了一丝丝的银白,在这对眉毛下两个眼睛大大的,但却没有年轻时那么清澈,透亮。整个人虽说是一个强健的人,但也没能逃的过岁月的侵蚀,他那被太阳晒得黝黑黝黑的脸上早已布满了皱纹,像被河水侵蚀过的河床,沟壑纵横。   爷爷算是个手艺人吧,平常以编织为生,因为老宅以前是是住在鲸鱼沟底的,所以没有平整的土地来种植粮食以维持生计,所以就和老前辈门学了这个手艺,用竹子编写日常用品挣点小钱来贴补家用。爷爷虽说长的人高马大的,但心思细腻,并且拥有着一双巧手,在师傅的教导下,一根竹子在他手里瞬间被“四分五裂”变成一根根细的竹条,在经过压、折、拧,一系列复杂的手续就变成了一个个我们常见的生活用品。小到用来溜馍馍的“竹潜潜”,再到晒粮食的“竹筛子”,盛放东西的竹笼,清理落叶的“竹耙”、竹灯笼等等,一根根竹子瞬间就被赋予了新的用途和意义。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和爷爷一块下沟底担竹子,那时进竹林的路还是一条有人踩出来的崎岖小道,非常难走,但爷爷就背着几十斤竹子一步一步向前行走,累时便歇会就继续赶路,他肩上已经磨出了厚厚的一层老茧,那是生活留给他的印记。   爷爷家没有男孩,只有四个闺女,听妈妈讲,因为以前是靠公分来分粮食,因为家里没有劳动力,所以家里赚钱养家的事全由爷爷一个人来,爷爷常念叨的就是要给自己的老婆孩子一个和别人一样的生活,不能比别人差,所以他就没日没夜的编东西,然后拿出去换钱,一到攒足了货物后,他便推着辆自行车,带着半袋干馍驮着货物出发了,走街串巷的叫卖,听说一走就得十天半个月,直到手里的货物买完他才赶回家。但在回家的路上他一定会买些稀奇的玩意打包回家给他的孩子们,妈妈说那是她们几个姐妹最幸福的时刻,虽说日子苦了些,但也应了那句“痛并快乐着”。   在一次下山砍竹时,因为遇上了大暴雨,爷爷被摔了,背和腰摔的很重,好长时间都下不来床,最后导致干不了重活,但他一直也没有放弃自己赚钱的这条道,家人劝他,他不听,说急了,他便怒吼我不赚钱,一家人怎么生活。   因为腰上的缘故,爷爷背的竹子少了,赚的钱也少了,但他依旧再坚持,爷爷常说,娶到奶奶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因为奶奶原本是个大户家的闺女,也是他们那代少有的受过教育的高材生,却跟自己过来清贫的日子,受了一辈子的苦。因为家境不好,所以我的妈妈,小姨们都没受到好的教育,很早就辍学打工了,这是爷爷一生的痛,因为家境,自己的孩子做了一辈子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这是他内心的伤疤 ,是无法抹平的。   时光匆匆,一晃眼,几十年过去了,女儿们都纷纷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爷爷就把教育这件事寄托在了孙子身上,每次我们去看望他,他就一再叮嘱我们好好学习,不能再做农民,哪怕日子再苦,教育必须跟上。因为我高考失利,我考得不好,但在爷爷的一再坚持下,我上了现在的大学,爷爷常说,学费贵点,但没有受教育就一定成不了大事,要我不要泄气好好学。每当我跟他谈及学校里的事时,他嘴角总是扬起灿烂的笑容,那样的温暖慈爱。当我一天天长大时,他老了,岁月偷去了他的视力、听力,但他依旧那么乐观,那么爱笑。
最后更新
  1. 我爷爷
  2. 青春
  3. 老海
  4. 二哥
  5. 五爸
  6.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金奖——他们呀
  7. 爷爷
  8. 那个严肃的男人
  9. 老 兵
  10. 一群人
热门点击
  • 中秋思父
  • 我爷爷
  • 心中的爱
  • 姐姐的婚礼
  • 青春
  • 敬老院的孩子们
  • 中秋写给父亲
  • 又是梧桐叶落时
  • 谢家湾
  •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金奖——他们呀

  •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