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校长寄语

院长寄语(小).JPG   欢迎各位优秀学子就学沙龙国际现代学院。   作为一所有理想有追求的大学,本院希望对就学我院的青年学子负起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让同学们在人生的关键阶段得到良好的高等教育,最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社会成员,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也为父母与家庭争得荣耀。
 
  为达此目标,学院会有所作为。这些作为以符合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比如规范管理),符合执政党要求(比如主流引导),符合我国传统美德(比如君子人格)等为前提,以实现我院的特色培养计划和育人目的(忠诚负责的管理者)为宗旨。这样的作为不论是理论分析还是实践检验都正确无疑,不过却难免与时下流行的社会意识不一致(比如物质至上),与时下媒体制造的舆论环境不一致(比如放纵人性),与时下青年中盛行的时尚风气不一致(比如玩世不恭),也与当前许多大学所持的管理态度不一致(比如“三大自由”)。当然,这一切之相左从根本上看,都是来自于人内外各一个“原点”——与生俱来的人性弱点与时下社会风气的败点。面对这一切,西大现代仍然要坚持自己的“有所作为”。虽然“大学…应当保持…思想清醒”(纽曼语),但时下复杂社会给“清醒大学”造成的压力与阻力却无法轻言。不过,深沉思之,一所有理想有追求的大学,其存在的价值不正在这里吗?每年有不少有志青年就读于西大现代,不正是希望选择清醒的人生之路吗?   为达此目标,同学们也要有所作为。在大学有所作为,首先要接受引导,接受谁的引导?这里又有个信任谁的问题。无疑,在当下社会信任严重匮乏之时,第一应当信任父母,只有父母才与儿女结成了“血脉、亲情、利害共同体”。父母的心愿没有不是为了儿女的好。第二,信任母校,只有大学母校才与学子结成了“学脉、师情、荣誉共同体”。大学声誉好,就使得学子的身价高。学子有造就,就体现了大学育人水平高。而大学教育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育人工程,母校的作为总是基于对以往教育实践的总结、对深刻教育理论的把握,对人才未来前途的愿景,也就是母校应当以大爱情怀着眼于学子的长远发展,这些并不是每个就学者在当下都能够理解的,而且大爱与小私、远虑与近利往往会冲突。所以,身为学生,对大学母校的引导理解的应该遵从,虽暂不理解但出于信任也应该遵从,只有这样才能在大学里有所收获。顺便提及,在目前这个社会意识名曰多元,实则散乱的情况下,最不可轻信的就是社会上那些流行的时尚观念、一些不负责任的舆论工具上的病言呓语。人类真正的知识与真理不在它们那里,而在大学这里。   有了对大学母校的信任,那就可以听听大学母校的提示了。   上大学的第一要务是身份觉醒,意识到区别从这里开始。虽然平等是现代社会的现代性之一,但人与人的具体角色还是不同的,上了大学就进入了知识者群体,这个群体是要成为社会的骨干力量的,骨干力量不是在“人格”上高人一等,而是在情操境界、能力水平等方面胜人一筹。只有这样才会不辱身份,赢得尊重。   上大学的第二要务是笃情立志,时刻记住自己干什么来了。人来到这世界上只有一次,上了大学就不该想着平庸,而要活得精彩,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青春在于有梦,年少可以轻狂,立志不言是否痴心妄想,最怕的是身少心老,不思进取,反而以平凡淡定自居。如此便以平平淡淡上完大学,庸庸碌碌终其一生。   上大学的第三要务是自律自主,自己能管住自己。中学以前生活由父母照料,学习由老师安排。上大学后一切变了,生活要靠自理,学习要靠自觉。德国教育学家亚斯贝尔斯认为,大学管理就该大撒手,由此一部分同学会在大撒手中堕落,另一部分同学会在大撒手中成功,那样怎么办呢?亚氏认为就让堕落者为成功者作陪衬吧!本院不认同亚氏,反对大撒手,但对就学者来说,到底是打算作那成功者还是陪衬者,上了大学可要先想想清楚。   上大学的第四要务是抓住主流,要在时下社会的多元表象中保持清醒。在各种各样的声音中学院的倡导是主流,在各种各样的大学“节目”中完成好学业是主流,在各种各样的道德选择中中华传统美德是主流,在各种各样的人生态度中进取有为是主流,在各种各样的情感体验中纯真的亲情、校情、友情、师情是主流……   要不去想上好上不好大学那是另一回事,要想上好大学那就是一项人生的综合发展工程,需要的是全方位的学习与体验,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尽述其妙理于一二。于兹,就先从我院这些年来的办学实践中,概括出以上的只言片语赠予就学西大现代的同学们,愿同学们在母校里顺利成长,将来都有一个好的人生前途!   沙龙国际现代学院原校长刘家全
夏历乙未年冬月二十二日,西历2016年1月1日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