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90年人生

朱乃洲

那天,是母亲的90岁生日。当我们准备要给母亲大做一番生日的时候,母亲很不高兴。她说,你们想想,做生日吹吹打打又唱又跳的,我这么大岁数了哪里受得了吵吵闹闹的啊。再说,做生日无非就是花钱买吃买喝买玩的,我这个生日做下来没有个一两万块钱能够吗?不仅你们要花钱,哪个亲戚来的不要花钱呢?我想起以前过的苦日子,知道挣钱真不容易啊,不想大家为我乱花钱,哪家不需要用钱呢?何况,生日不做又怕什么呢?有必要大手大脚乱花钱吗?把钱省下来用在孩子读书、用在买化肥农药这些正经事上,不是比什么都好嘛!
母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们只好放弃了给母亲大做生日的想法。到母亲的生日这天,我们只请来了母亲的老兄老弟老姐老妹,简单地办了两桌饭,大家聚在一起谈谈心说说笑。母亲也显得有精神很开心,时不时地说这说那,回忆过去的人和事。乡邻们得知母亲这样简简单单地过了90生日,虽然有少数人说一些舍不得花钱什么的闲话,但大多数人却说,生日怎么做都行,只要让老人开心就是最好的做生日就是对老人最好的安慰最好的孝顺。
的确,我们必须是要听母亲的话尊重母亲的心愿的,我们更知道母亲为何不愿做生日,因为母亲一辈子勤劳节俭过惯了苦日子,自己从不乱花一分钱,不管是大生日小生日,几乎没有过像样地做一下,她把一生的心血和汗水都奉献给了我们奉献给了这个家庭。
母亲勤劳节俭一辈子
母亲生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个,由于人口多,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们这个家很贫穷。父亲在一所村小学做教师,每天早出晚归,到了月底学校发工资也只拿到十几块钱,当时还没有一担稻子的钱多。我的兄弟姐妹们小的很小啥不会做,大的又去学校念书,因而,我们家里的主要担子就压在了母亲的肩上。
脑海里总有这样的记忆:母亲每天早早地起来做早饭,为我们要上学的孩子做准备,不管是严寒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天天如此。等父亲和我们吃过早饭上班了上学了,母亲自己才吃早饭。匆匆吃完饭,饭碗一丢就带上劳动工具去地里劳动。栽秧、割麦子、拿棉花、打农药、施化肥等等各种农活,母亲是样样干。母亲还很要强,在大集体的时候,她常常不甘自己拿的公分比男人少,干活总要抢在别人的前头,更拣最脏最重的活干。如果哪天挣的公分比别人的少,母亲就要找生产队干部论理。每一天,母亲是我们家最后一个睡觉的人,睡觉前她会把白天没有空做的事情做完,扫地、洗衣、刷锅刷碗一样一样的挨着做。直到样样都做好了,她才安心地睡觉。反正,母亲总是我们家最忙碌的一个人。
后来,随着我们兄弟姐妹一个个长大成人,母亲又为我们的婚事操心。娶媳妇要房子,母亲就想方设法帮助我们筹钱砌房;我们找不到对象,母亲就四处托媒人给牵线搭桥,直到我们兄弟姐妹一个个娶上媳妇嫁出门。可这时母亲却已头发花白步入了古稀之年。即使这样,每到农村大忙的时节,母亲还帮我们干农活。插秧时节,母亲会带着一个小板凳坐到秧田里,一把一把给我们拔秧苗,从早上做到晚上,一天下来,母亲会累得直不起腰;秋收的时候,我们为我们翻晒谷场、拿棉花。天凉的时候,母亲因为拿棉花剥棉花桃手上常常裂开口子,她就用胶布贴裹起来。母亲从不说劳动的苦和累,总是说农村人不劳动还干啥。
即使到了80多岁,母亲还是时常闲不下来。特别到了收麦子、收稻子的收获季节,她还背着篮子到地里捡拾麦穗稻穗。我们不让她去拾穗子,她就说:“地里的粮食不把它拾起来,火一烧地一翻就都没有了,白白浪费了。我把它们拾起来喂喂鸡也是好的啊,还能多下一些蛋哩!”母亲永远改变不了她勤劳的习惯。
母亲生活的俭朴更是乡邻皆知。母亲嫁给父亲时身上穿的一件蓝布褂一穿几十年,因为经常挑扁担,肩膀处的补丁摞了一层又一层;头上的一只铁丝发夹几乎用了一辈子,直到头发渐渐地脱落变得稀少用不着发夹了才拿下来;母亲从不去理发店剪头发的,平时或是叫我们给她剪,或是请邻居的大妈大婶来给她剪,不管剪得好不好看,母亲从来都说好,因为是免费的;每年过年的时候,母亲总要想着给我们孩子做新衣服,但她从不给自己做一件新衣服,她只捡拾我们穿过的不再穿的旧衣服,修修改改补补母亲便把它当作是新的。哪怕是到了我们做子女的都成家立业了,我们要为母亲做新衣服,她还总是不要,说自己老了更不要好,只要不光身有衣服穿就行,让我们省下钱给孩子念书用。反正,不管到什么时候,母亲总是想着家人忘掉了自己。
母亲又是助人为乐的人
有一次,我把一些穿过的旧衣服收拾用口袋装好扔到屋后的一个垃圾队上,不料,傍晚的时候,这些旧衣服竟又回到了家里。原来,走亲戚的母亲回来时发现了那个蛇皮口袋,打开一看里面全是衣服,而且,还认出了是我穿过的衣服。母亲生气地指着拾回来的衣服对我说:“你真是作孽呀,怎么把这些衣服全扔了,一些衣服不是好好的吗?”我说:“留着它们也没用,反正也不穿了,放在家里还碍事。”母亲说:“怎么没用呢?你嫌着碍事就交给我啊,送给别人总比扔掉好吧。”
第二天,母亲就认真处理这些衣服了。她一件一件地看,实在不能再穿的衣服,她就用剪刀剪成一块块一尺对方大小的方布,然后把这些布块摞起来绞成一块块厚厚的抹布。家里凡是需要抹布擦灰的地方,如桌子、锅台上,她都要放上一两块。最后,母亲把几件还好好的衣服送给了邻居吴小三。吴小三是个双目失明又弱智的残疾人,他的父母年老了平时很少给他做衣服。吴小三听说母亲送给他衣服,高兴得合不拢嘴。
平时,母亲还养一种叫土鳖子的虫子(能治疗跌打损伤),而且还常常有人来我们家找这个虫子。不管来人是谁,母亲总是笑脸相迎。有一回,村外有个人来我家找土鳖子,说他家里有人受伤了。我说:“你们那里没有人家养土鳖子吗?”那人说:“有是有啊,可人家都是要钱的啊?听说你们家不要钱,我就来了。”
我一听这话明白了,怪不得常常有人来我家找土鳖子,原来外面有土鳖子的人家都是要钱的,只有我家不要钱,这不是吃亏了吗?可母亲说:“就几个小虫子够得着要钱吗?”说着她就带着人家去找土鳖子。大概是谈到了钱的事,那人找到了一些土鳖子后,从口袋里掏出了5块钱给母亲,母亲说:“我从来没跟哪个要过钱啊,怎能要你的钱呢?你把家人的病看好了就行了。”那人连连说“谢谢!谢谢!”满怀感激地走了。
人家一走,我就对母亲说:“你怎么不要人家的钱呢?这土鳖子也是我们家养的啊,不要人家的钱岂不是白养吗?”母亲说:“你这孩子,怎么也学会谈钱了?我们都是农村人,怎么能样样向钱看?你想想,哪家没有个小病小灾的,谁用不着谁呢?再说,农村人哪家有多少钱啊?人家有个困难就帮人家一把,就当是做好事的吧,人家度过了困难也会感激你的。”母亲的话让我还能说什么呢?
母亲更是讲孝尽孝的人
母亲常常跟我们说,对上人要好不能忤逆。母亲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就说母亲服侍奶奶的事。从我记事起,爷爷就不在世上了,奶奶的吃饭住宿都在我们家。奶奶七十五岁那年的一天,奶奶去给大婶家拣黄豆,不小心脚下一滑,摔断了腿。父亲母亲向别人借了钱将奶奶送上医院。大婶二嫂两家却袖手旁观不闻不问。奶奶在医院住了一个月,终因年龄大了,受伤的腿不能复原成了残疾,大多数时间都睡在床上。这样,母亲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重了起来。她一边要下地干活,一边要照料奶奶。每天,母亲做好三餐饭端到奶奶的床边,还尽量满足奶奶的口味。过去粮食紧张,尤其是大米。为了给奶奶省下米,母亲给我们孩子都做大麦饭,单独给奶奶做个米袋放锅里。最不好办的是大小便了,母亲每天要好几次抱奶奶坐上马桶。母亲身材矮小,每次抱奶奶上下床,都累的满头是汗。
尽管母亲精心照料奶奶,安排好奶奶的一切日常生活,但并没有感动大婶二婶。他们没给奶奶送过一次好吃的饭菜,反而讥笑母亲,说什么奶奶一年到头住在我家,帮我家做了很多事,队里分给奶奶的粮食都被我们家吃掉了。他们还说奶奶给了我家多少多少钱,奶奶就应该由我们家供养。母亲虽然受着很大的委屈,却从来没和大婶二婶吵过架,深怕伤了奶奶的心。
有一年,我的一位姐姐患了化脓性骨髓炎,全身严重感染生命垂危,住在离家六十多里路的县医院。家里除了三个十几岁在校读书的孩子,别人都到医院去陪姐姐去了。母亲临走前,请求大婶二婶将奶奶接到她们家照料几天。大婶二婶都摇头摆手不愿接受。她们还说,哪有饭供给闲人吃呢!最后,母亲差点给大婶跪下磕头,再三央求大婶,大婶才将奶奶接回家去。大婶还狠狠地对母亲说:“你要快点回来,一回来就将奶奶接回去!”
姐姐在医院半个月才转危为安。母亲从医院回来就去看望奶奶。奶奶一见母亲就紧紧抱住不放,还痛哭流涕,诉说她在大婶家过了怎样的日子。奶奶告诉母亲最严重的一件事是,到大婶家的第三天,大婶就感到不厌烦了,竟一天没给她饭吃。奶奶跟大婶要饭吃,大婶竟突然抱住她的头往墙上撞。奶奶边说边将撞肿的疙瘩给母亲看。母亲边流泪边说:“从今往后除了我死了,都不会将您送到她们家的!”
从此,奶奶就真的再也没去过大婶二婶家。奶奶一直在我们家幸福的生活着,活到了九十一岁。奶奶临死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得亏了小三媳妇(父亲排行第三)啊!”
母亲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母亲一生勤劳善良敬老爱幼的好品格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兄弟姐妹个个都是诚实善良乐于助人,个个都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争取自己的幸福。我们又都孝敬母亲。这几年,母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上添了不少的毛病,冠心病、糖尿病、胃病等经常会发作,但只要母亲一有身体不适,我们马上就把她送到县里最好的医院,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心甘情愿竭尽全力为母亲治病。有时,有的乡邻对我们说,母亲这么大岁数了,还给她看什么病呢?我们笑笑说,怎么能不给母亲看病呢,没有母亲哪有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呢?母亲在世一天,就是我们做子女的光荣和幸福,我们都希望母亲能活一百岁。





 
沙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