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的文学才子

(代序言)
刘家全
    中国几千年的文学史,就文学创新形式与主体而言,可以高度概括为:先秦的散文,两汉的乐府,魏晋的辞赋,全唐的律诗,两宋的调词,元代的曲子,明清的小说,民国的自由诗。到这里,文学的式样似乎已经都有了,但历史老人不会停下文学创新与新主体形成的脚步,每一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主体文学式样。那中国当代的文学主体式样是什么呢?是段子! 这是一个生活碎片化万事快餐化,同时也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网络大通联的时代。这个时代,文学的主体式样成了“段子”,也只好是“段子”。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别的式样了,而是说文学以“段子”形式表现出来的占据了海量部分,而且就“段子”本身而言,也算是一种“创新”吧。虽然说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到当代的“段子”,文学精神的品质是一路向下,文学式样的品质也是一路向下,但这的确又是没有办法的,这顺应了历史的大潮,时代的变迁。也就是从高山到低丘,从江河到溪流,从圣殿到闹市,因为世界在平面化,社会在世俗化,人类在肤浅化。不过,这也不是说“段子”必然不好,其实经常上网也会见到一些既简约又精辟的文学“段子”。但是,就文学的整体质地而言,“段子”的确是顺应碎片化快餐化信息化网络化时代一路向下的文学式样。 面对这样的时代洪流,如果有一位非常年轻的文学作者,却特别专注于中华古典式诗词的创作,而且才思敏捷笔头颇快,创作的诗词数量颇丰,读起来诗味词韵颇浓,那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相信许多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个逆时代潮流而动的文学追梦者。我愿意借助现今的网络语言,把这样的文学青年叫做“逆袭的文学才子”。其实文学与社会一样,在滚滚向前的同时,也要不时回望——在社会叫保守主义,在文学叫传统主义,它们存在的合理性与基本价值,有生物学的遗传与变异作为无可辩驳的科学依据:滚滚向前是不断变异以求发展,不至于跟不上环境的变化而被淘汰;不时回望是保证遗传纯正以求稳定,不至于无节制地变异成非驴非马而断种绝后。逆袭文学的合理性与基本价值正含在后者里面。 令人高兴的是,这里就有一位“回望者”,一位“逆袭的文学才子”,过去是我们沙龙国际现代学院的一名青年才俊,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光荣校友,他的本名叫封宝宝,笔名为“夜泊”。作为几年前小封就学时的当任校长,我早就知道我可爱的学子中有不少的文学追梦者和古典诗词爱好者,小封就是后者中的一位代表。另外还因小封曾申请调整专业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小封原是以工程管理专业考入大学的,入学后就希望调整到汉语言文学专业,尽管我和学校的老师都因惜才而尽力助他,但终因政策原因未能遂愿,小封大学四年便读着理工学业,追着文学志业,想想看这是一种怎样的别扭?白天一整日学逻辑严密的工程学,晚上才能仰望星空酿文学之幽情。但我们的小封在追求古典诗词文学梦方面的确有强大的定力,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居然出手不凡,成就斐然。在学业优秀的同时,未毕业就写出了数量可观的古体诗词,打印成册送我一本,我看后感慨连连。因为我也是一个古典诗词爱好者,为在这样的“段子时代”居然能看到这么多新创的古典诗词式样的文学作品,倍感欣慰,当时就有资助出版的动议。 后来,小封毕业了,我想我们的大学所倡导的英雄主义,所进行的半军事化管理对他一定产生了影响,使得他一毕业便参了军。对于参军,小封在这本诗词集里有一首答指导员问入伍缘由的诗:“小子何事入营门,甘洒热血捐躯身,书生报国无所计,我以青春铸军魂”。瞧瞧,他关于参军的动机写得多么到位而又多么富有诗的美境!参军当然是人生的一大锤炼机会,但一般人因为生活环境的重大改变,往往就放弃了自己上大学时形成的业余爱好。令人讶异的是,小封参军几年,爱好古典诗词的热情居然丝毫不减,事实上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创作了更多的“裹戎装,踏征旅……沙场竞豪情”(我本人写的一首赞扬同学军训的词里的语句)的古典样式的诗词,形成了现在这本颇有分量的诗词集,这就让我感慨万千了。 诗词集成型后,就决定支持出版,但小封一定要我写序,而我粗看了诗词集稿子后,也因深度欣赏而非常愿意写序,首先是诗词十分典雅的文辞让我喜欢,现今这个“段子”时代,就连一些“国学专家”要写出古香古色的诗词,也并不常见。这样的刮目赏识,就决计一定要写一个好的序言,而写出好序言最基本的是要通读作品。遗憾的是这期间我得了眼疾,不能长时间细看文字,而我又极不愿意写那种未看多少内容只笼统鼓励的书序,这就使得本诗词集因序言迟写而将正式出版也拖延下来。好在小封继续用心创作更多的诗词,耐心地等待。现在,自己的眼疾终于痊愈,又遇上丁酉年春节寒假,总算有了静下心来的长段时间,就可以打开这本诗词集仔细阅读,认真品味。读着品着,这本诗词集的不同凡响处便扑面而来。 首先,这本诗词集的取材非常广泛。从时间纵轴上看,从少年开始,有中学篇,大学篇,军旅篇,工作篇;从空间横轴上看,有亲情篇,乡情篇,学友篇,战友篇;从题材的涉猎上看,有山水篇,人事篇,述史篇,世象篇;从作者的主观意象上看,有叙怀篇,赞美篇,愤世篇,感恩篇等等。不过,这样的分类并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我所关注的是,作者诗词取材的信手拈来,许多微小的琐碎的事象,都可以成为作者的书写对象,而且,往往还能写出艺术的美感与精神的气象。仅仅这一点,对于初学诗词写作者或者甚至是文学写作者,都有着很大的启发意义。 许多文学爱好者初学写作,总是为找不到题材而犯愁,难免“为赋新词强上楼”,上了楼即便看到了如画风景,也挤不出几句文学语言,更不要说写出诗词作品了。大约是由于小封本人的诗情太浓,诗才太高,所以,他看见任何东西,都可以用诗化语言表达出来,如《题故乡夏日夜景》:“李树花开日,繁叶正当时。风吟深院静,犬吠夜来迟。”又如:“日落重山静,月升幽谷明。山村一犬吠,满川皆应声。”这确实是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夏日夜晚,许多人就觉得这有什么好写的呢?又怎么能写出诗词作品来呢?但小封的诗才就能把这么平凡的夜晚写得富有诗情画意,这的确是不容易的。单凭这一点,这本诗集就应该得到广泛传播,让青年文学追梦者看看文学题材是怎么找到的,同样的事象,别人又是怎样用文学的语言写成诗词作品的! 其次,文学写作最基本的要领是要用文学的语言,文学的语言首先要区别于科技的语言,生活的语言,公文的语言等。具体说就是要形象,要生动,要鲜活,要优美,要有意境。尤其是诗词的语言,除过这些外,还要诗化与凝练。许多文学爱好者不注意这一点,写出来的文学作品要么如科学论文一样生涩难读,要么像行政公文一样干巴教条,要么尽是一些针头线脑类的生活俗语。小封的这部诗词集,绝大部分作品文学的语言用得比较地道,而且非常典雅。如《夜筝》这首:“风吹冷,日暮苍山横,皓月孤自照昏深,鸡鸣犬吠声,已三更。难成梦,坐起弄寒筝,堪笑此等飘零人,纵然籁音真,有谁听?”又如《题江南秋景》这首:“斜阳里,暮烟杨柳依。长空雁断霜寒逼,夜风吹冷晚鸦啼,残月下楼西”。看看,就这么一件晚上听到有人在弹古筝的小事情,或者在江南看见秋天来了的小情景,如果不用文学的语言写出来,怎么会让读者有别样的艺术美感与别样的精神意境呢! 再者,这本诗词集大部分作品文笔非常流畅,可以说许多作品到了文思飞扬,激情澎湃,一泻千里,难以收笔的程度。这难免让人想起诗仙李白。我这里不是拿小封的整个诗词妄比李白,只是就文思泉涌,收不住笔这一点来看,的确与诗仙有相似之处。不信请看这首《观终南雷雨感事怀人》:“风雷激荡,震地天响,终南烟云迷茫。天降水网,冷雨飞浪,秦岭十万屏障。叹雷烟嚣张,撩少年人轻狂。惜华夏,千年沧桑,谱写几多华章?想当年,乱世荒凉,好个西楚霸王!巨鹿一战,破釜沉舟,美名天下扬。可悲,纵火阿房,可叹,鸿门宴上,轻释刘邦。可怜,穷途末路,自刎乌江。往事已矣!英雄虽去,其重义气,性刚强,却足以效仿。”终南山为秦岭一脉,本校就在巍巍的终南山碧峰脚下,秦岭常有雷雨出山进校,师生们早己见惯不怪了,但作为诗词创作者看见终南雷雨,就能联想起这么多与秦岭之地域相关的历史典故,而且写出来一发而不可收,同时也不管诗律,不顾词调,只放任诗兴,信马由缰,恣肆汪洋,仅仅这一点,就如同在当代古典诗词创作的荒原上突然见到一棵长满诗化绿叶的小树,也要把他比之为当代的小李白,我想也不算太过誉吧。 下来,我要说说小封诗词里的借用和化用,就是小封的这本诗词集里的作品大量地借用化用了古典诗词的词语、短句或整句。不要以为这有什么问题,恰恰相反,如此实在难得,因为这实际上是一个硬功夫,一是要借用化用一句古人的诗句,不背熟多首诗词怎么能行?二是要借用化用得不留痕迹,与自己所写的诗词完全相融,更不是一件容易事。在这方面因小封写的是当代的古典式诗词,所以就不举古人的例子了,还是看看当代写古典诗词的大词人怎样借用化用吧,他就是开国领袖毛泽东。毛主席的诗词并不多,却经常借用化用古人的诗词句字词进入自己的诗词里。如大家熟知的那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第一句整句借用的是李贺的诗句。李贺原诗句是“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又如“一唱雄鸡天下白”化用的仍是李贺的“雄鸡一声天下白”。还有“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化用的是三国时吴国的民谣,原句是“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后一种化用,因为是大白话,许多人还以为这里面能有什么典故呢?但这正是词人的高妙之处。小封作为一个青年才俊,在这本诗词集里大量借用和化用古典诗词语句,的确是很不简单的。 在此我就多罗列一些(为简略只列小封借用化用的字词句,名家标注作者,非名家加注朝代,余均省去),看看小封是如何借用化用前人诗词语句的,也作为看到这本诗词集的文学爱好者的参考。比如:暮色苍茫(毛泽东);一江春水东流(李煜);独上危楼(李白);纵然籁音真,有谁听(岳飞);我痴谁人怜(曹雪芹);往事成追忆(李商隐);目送夜归人(唐·刘长卿);凝眸寒冷壮思飞(李白);把酒乐滔滔(毛泽东);梦断披衣绕阶行(岳飞);静伫楼台长徘徊(朱熹);山中更闻杜鹃啼(宋·洪炎);未曾开口泪已潸(黄梅戏);潇潇叶落地(杜甫);冷风吹酒醒(柳永);寒夜独行人(王安石);涕泪满衣裳(杜甫);烟水天上来(李白);远山闻啼鸟(孟浩然);暖风吹得桃花俏(南宋·林升);楼头空伫立(孟浩然);看风展红旗(毛泽东);城头旌旗猎(唐·刘长卿);碧草萋萋柳依依(《诗经》);眺水戏渔舟(王维);独上高楼望九州(晏殊);同属沦落人(白居易);我欲乘风腾飞去(苏轼);但恐壮怀悲未央(南朝·谢朓);独凭栏杆长徘徊(欧阳修);心事浩茫雾遮天(鲁迅);灯火阑珊撒星黄(辛弃疾);谁家酒坊正欢宴(王维);人成,秋千索(宋·唐琬);夜雨初霁(姜夔);山上雷鸣云飞,山下雨急风吹(毛泽东);落木萧萧(杜甫);长空雁断寒霜逼(毛泽东);生死茫茫(苏轼);纵马奔如电(白居易);可怜天下有情人(慈禧);往事堪回首(李煜);门前流水长东(苏轼);一晌凭栏送目(李煜);我以青春铸军魂(鲁迅);今日是何年(苏轼);苍苍鬓发斑(苏轼);楼高莫对远凭栏(欧阳修);江山无限好(李商隐);徒自凭高远望(宋·王澜);惊回首(毛泽东);暗想经年事(苏轼);栏杆空倚(宋·许及之);众人皆醉泊独立(屈原);夜来独自唐坡上(岳飞);暮色苍苍行客茫(毛泽东);风雨乱,须离散,几时重(李煜);风景这边独好(毛泽东);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 这样借用化用的诗词句字词还有许多。对古典诗词读得多的人,就能看出这些句子或字词都有出处。依我所感,出处涉猎的范围极其广泛,从李白杜甫王维李贺李商隐李煜苏轼辛弃疾李清照柳永岳飞陆游曹雪芹这些大家的名作,还有一些不出名的唐至明清诗词作者的字词句,或者是诗词大家的非名作字词句,直到慈禧陈毅叶剑英毛泽东这些政治人物诗词的字词句,都借用或化用到了,正如上面所列,有的是借用或化用了一句诗词的几个字,少数是整句无缝嵌入。对于借用诗词大家的名作字词句这很正常,而诗词大家的非名作或者不出名作者的诗词作,小封也借用化用了不少,这就很令人惊讶了。如上面提到的“苍苍鬓发斑”,我猜小封可能是改借了苏轼那首戏说老友的讽喻诗“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吧,这首诗并不上苏大家的名作榜,一般人很少读到,小封居然也能改而用之,真的很难得。 说到这里,我就可以揭示小封的古典式诗词为何能写得如此古香古色,古韵古调了,因为小封熟读的古典诗词很多,估计他每每创作诗词时,都会有意无意间借用化用古典诗词的表达,因为小封的借用化用的确已经达到了信手拈来并与自己的创作完全融合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小封才使自己的诗词文辞典雅,文采斐然。由此让我马上联想到,这可真是一个学习创作古典诗词的好途径硬办法啊! 最后,我要说的是小封诗词的精神价值。近百年来,由于中华文化遭遇严重的损毁,社会上流行的观点对百年前两千多年间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整体人格评价,便出现了严重的歪曲。其实恰恰相反,依我个人的观点认为,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人格才真正出了问题。极简论之,中国古代的思想家知识分子代表,要么是老庄的独世,要么是孔孟的担当;中国古代的文学家知识分子代表,要么是屈陶的正直,要么是阮李的傲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人格的独立。他们的作品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在这些思想和文化巨人的影响下,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便形成了人格独立的群体气象。 而我读小封的作品,也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封的许多诗词表达的就是可贵的独立人格的精神气质,这或者表现为愤世嫉俗,或者表现为清高孤傲,比如小封诗词中“独饮、独坐、静思、夜思、长叹、感叹”这些反映人格独立的词语特多,甚至还冒出了“众人皆醉泊独立”这样的句子。我想肯定是因为小封读的中华古典诗词太多了,深受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品格的影响,才创作了大量发散着强烈独立人格精神的作品。这的确是难能可贵的。小封作品的这一特点,恰恰说明中华古典诗词对中国知识分子正直人格的塑造是多么的有效,由此我又有一个很大的联想,就是中国当代公务员的选拔,党校对官员的培养,都应该加进中华古典诗词的内容,以解现今党政官员大面积腐败的燃眉之急,以奠国家长治久安的稳固之基。 当然,也许有人会认为沙龙国际倡导的校园文化理念是团队精神,这不是与独立人格相矛盾吗?其实恰恰相反,我们所主张的团队精神是建立在每一个个体都有独立人格基础之上的高品质的团队精神,而不是缺乏独立人格的低陋质的群氓精神,因为作为知识分子这个社会的精英群体,最基本的素质是人格独立。正如中国的古圣先贤所希望的那样:千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孔子);志士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孔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屈原);不为五斗米折腰(陶渊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等等。 有了基本的独立人格,接下来就可以确立另一种意识,就是人并不是单个的而是社会的,所以人的生活生存又必然连带他人。依本校的文化理念来说,就是要确立“四情”意识,即亲情,师情,校情,友情。显然,小封这本诗词集里表达这方面的作品特多,许多诗词真情诚挚,感人至深。如《悼叔父》:“晴天霹雳耳中闻,怀疑复问报信人。男儿三十气正盛,何事悄悄叩鬼门?”又如《赠别班长毛锦炫》:“亲切呼声毛班长,临别赠君诗一章”,表明小封是一个情感真挚情义深厚的青年,这在当前人情淡薄的大环境下,真的不易。由此我又联想到中华古典诗词弘扬的道理千条万绪,“深情厚义”始终是主旋律之一。 由于“四情”中亲情师情友情都有天然联系,又比较具体,所以建立起来并不是太难。我这里要强调的是校情,因为唯独校情比较特殊:一个是有点抽象,与每一名同学的相关性基本上是笼统的。再一个就是学校要管理,严格管理往往会引起被管理者的反弹,所以校情要建立起来的确有个过程。但小封显然不是这样,他上了大学母校,就深爱上这块沃土这所殿堂,在完成好学业的同时,还深受母校重视诗词文化的影响,将中学时爱好小说转换成了大学时的爱好诗词,并且写出了大量的表达校情的作品,在本诗词集里占了很大一部分,甚至还步韵我的那首《沁园春·现代十年》,写了一首很有水平的《沁园春》词,既让人感慨,又让人欣慰。 小封诗词集的精神价值还有其他,但我觉着只要指出这两点就已经足够了。当然,作为一篇负责任的序言,也要说说这本诗词集一些作品存在的问题。如果要细究,问题也可能不少,但我看主要是这么几点:一是不少诗词原坯本来不错,就是缺少精心打磨,所以一些作品篇章结构比较松散,中心思想不够突出。二是有些诗词反映的事象分量有点轻,又没有着意开掘,留下不少遗憾。三是一些词还不太合词格,这里想重点说说,全当与小封和读者重温一下中国古典诗词的格律知识。 小封的诗词从文采上论,无疑是属于古典诗词的风格。但从格律上看却不太讲究。这本诗词集的前半部分没有注明律绝或词牌,那便无所谓。后面有部分注明了词牌,有一些却不合词谱。如《清平乐》第一首《感怀》下阙(第二段):“夜泊天性痴愚,平生惯落人后。饮恨誓酬壮志,绝他宇内呜呼”。按该词牌论,上阙要求用仄声韵,下阙应转换为平声韵,第一句这个“愚”字处应为平声韵, “愚”字虽是平声,却与“呼字和“后字不相押韵(依据上海古籍出版社的《诗韵新编》,愚归“鱼”韵部,呼归“姑”韵部,后归“侯”韵部);“后”字处也应押平声韵,但“后”字又不是平声,所以不合律。类似问题其他词也有一些,小封在后记里也提到了诗律词格问题,表明他是清楚的,既然这样那就进行两种选择,要么改的全部合谱,要么将不合谱的不注明词牌。在格律这个问题上还是要坚守规则,既然注明了是什么词牌,那就按该词牌的词格写,因为这已经形成了公认的词谱。 有人以为诗律词格是束缚创作的,其实不然,而是古人为了吟唱时发声和谐,听唱时听者悦耳,今人不吟唱了,但吟诵也一样。仍以《清平乐》为例:上阙(前段)押仄声韵,那就必须全押仄声韵,如毛主席《清平乐·六盘山》:“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这样吟诵就十分顺口,如果中间出现一个平声韵脚,比如将“不到长城非好汉”改为“不到长城非好男”,字意完全可以,也有韵(均为寒韵),但吟诵的人马上有点拗口,听诵的人也会感觉不顺。 其实再细一点,即便诗词某一诗律词格要求全押仄声韵,最好也是要用去声都用去声,尽量不要去声上声相杂,比如刚才引用的《清平乐》第一首《感怀》上阙(第一段):“别来幕幕,有苦堪倾诉?缘为油盐逼迫处,一梦恍惚入伍”。上面的“幕”“诉”“处”均为去声,而“伍”字却是上声,虽然都是仄声也是合谱的,但最好改为去声,发声就更有力度了。按照词格《清平乐》下阙(后段)要转成平声韵,并且换韵,那也必须是这样。仍以毛主席的《清平乐》为例:“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如将第一句改为“六盘山上高岭”,字意差不多,也有韵,但不是平声韵而是仄声韵,吟诵和听诵的人都会感到不顺。实际上古典诗词的押韵指的是平声押平声,仄声押仄声,平仄互押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存在。至于小封主张用新声韵押韵,这也是我的一贯主张,既然新创的古典式诗词是给现代人看的,当然应该用现代人的新声韵。 关于小封这本诗词集的问题已经说得太多太细,而我又只是一个中华古典诗词的业余爱好者,也说得很不专业,讲了这么多难免有点好为人师的味道,这也是遇上了小封这样的才俊青年,就算是“得英才而教之”的一点自得吧!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就在我酝酿并提笔写这篇序言的丁酉年春节前后,我们国家发生了两件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大事件,一件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一文,《意见》要求从幼儿园小学中学直到大学进一步普及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过去这样的文件也发过多次,但都是教育部级别的,这一次却一下子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另一件大事就是由中央电视台主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经过近一年的层层选拔赛,最近总决赛春节期间刚刚落下帷幕,总决赛会场被誉为今年中国的“第二个春晚”,收视率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脱颖而出的复旦附中才女武亦姝迅速成为“网红”,就连央视主持人董卿也似乎达到了主持事业的新高。显然这并不仅仅是她们个人的成就与荣誉,而更是国人对本民族文化自信心的大回归,因为中华古典诗词正是中华文化的最典雅精致的代表。 从庙堂到民间这么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终于让国人看到了中华文化一阳来复的曙光,中国人对自己的民族文化自信心开始大增。这也说明了小封追梦中华文化最精致部分的古典式诗词创作并不孤独,我这个中华古典诗词爱好者、中华文化传播者老校长也不孤独。其实“中国诗词大会”上产生的众多诗词爱好者新秀,也都只是靠博闻强记已有的古典诗词而积累了大量的诗词知识,而不是创作了什么古典式诗词作品,但我们的小封则是原创了这么一大本古体诗词集。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小封热爱中华古典诗词显然早已走在了时代的前头,这是非常值得欣慰的,也是本校坚守正确的办学方向,用心地引导莘莘学子结出的一大果实吧。愿这本诗词集的正式出版成为小封攀上中华古典式诗词创作新高的云梯,祝小封在中华古典式诗词创作方面取得更大的成绩。   丁酉年正月十六日,西历2017212 于现代学院教授村观山居  
沙龙国际